您当前的位置 > 首页 > 正文
【情感纪实】在人生的转角收获惊喜
http://www.hdjwww.com     2017-08-25    壹今-南国今报

   (壹今-南国今报)

     讲述人:黄林连(化名) 男 57岁 退休职工 柳州人


    记者热线:13078070413 邮箱地址:237229427@qq.com

    情感纪实

    一段真实的过往,一个铭心的故事,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,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……

    人之所以需要亲情,因为人不能孤独地活着。为了挽回亲情,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谁知,我在人生的转角收获了惊喜。

    1

    父子分离

    和前妻阿香离婚时,儿子晓军才四岁。

    四岁的晓军和我一点不亲,他总是围着阿香转,对我不理不睬。当然,儿子和我不亲,主要责任在我。因为孩子出生后那几年,我经常在外面应酬,有时还喝得醉醺醺地回家,儿子躲都躲不及。

    晓军的抚养权毫无意外地被阿香拿到了。收拾行李搬家那天,阿香和儿子的行李少得可怜。结婚这么多年,我从来没给阿香买过东西,更没给儿子买过什么衣服和玩具,他们的行李一个箱子差不多能够装完。想到阿香和儿子即将离我而去,我心里很难受,但一切已经来不及补救。

    阿香搬走第二天,我早起去了趟集市,给儿子买了几套新衣服。我把东西拿到阿香的住所,她的朋友告诉我:“阿香带仔去外地打工了,你买这些衣服太小了,你仔那么大了,这些衣服他穿不了了。”一股心酸涌上心头。我这个爸爸居然连儿子衣服的尺码都不知道,我有多不称职。

    我把衣服塞给阿香的朋友,让她随便把衣服送人,然后匆匆离开。身后传来阿香朋友的声音:“早知今日何必当初,老婆和娃仔都走了才晓得来关心他们,晚了……这些衣服蛮不错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我和儿子分开了。

    我以为,虽然外出打工,但是阿香的老家在柳州,她总要带儿子回来的。没想到阿香是个工作狂,为了能够拿到假日的加班费,她从不在假日回柳州,甚至连春节也选择加班。阿香加班,儿子就跟着她一起在外地过节。我没有孩子的抚养权,无从指责阿香的任何做法。

    一晃,20几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认真数过,20几年来我见儿子的次数不到10次,每次见面都很匆忙,儿子总是陌生地看着我,连叫“爸爸”都叫得那么生分。后来,他连爸爸也不叫了,直接喊我“喂”。我伤心极了。

    儿子结婚娶媳妇,也是在外地。他们没有办婚礼,只是回柳州请亲戚吃了顿饭。那次吃饭,我发现阿香的脸色非常不好,一问才知道她工作太累生病了。问她具体得了什么病,她三缄其口,敷衍过去。宴席上的所有人都劝阿香要好好保重身体,儿子能干、儿媳妇孝顺,往后的日子她都是享福。阿香笑得很勉强,她用沙哑的声音回答大家:“我会好好珍惜可以享福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儿子带着儿媳妇来给我敬酒,我一口气把酒喝了下去。儿子却连喝了两杯白酒,他问我:“爸,你今天高兴吧?”我连连点头,说我高兴。儿子突然露出苦笑:“你高兴就好。”我有些莫名,不知道大喜的日子儿子的眼里为什么都是忧愁,难道他的婚姻不幸福,或是他遇到了什么麻烦?

    宴席结束,大家各自回家。我却一直留到最后。已经喝醉的儿子,一只手挽着儿媳妇,一只手挽着阿香,晃悠悠地走着。我上前想说几句话,却被儿子制止了。他嚎啕大哭,说他恨死我了。

    场面尴尬极了。阿香也向我投来愤怒的眼神,儿媳妇却哭了。看到他们三人是这样的神情,我像过街老鼠一般,匆匆逃走了。当年,我也是这样懦弱和没有担当。现在,我依然这么没有出息。

    2

    前妻去世

    一年后,噩耗传来,阿香因病去世了。阿香去世的日子距离晓军的生日只差两天。晓军的生日自此蒙上哀伤。

    阿香去世后,我接连拨打晓军的电话,都被告知手机关机了。半个多月里,我每天都拨打那个号码,就是打不通。后来才知,晓军换手机号了,他的新号码只有几个和他同辈的年轻人知道。

    拿到新号码,我肯定能找到晓军。可是这时,我却没有和他说话的勇气。当时的晓军一定很伤心,他一定在责怪我害他妈妈那么辛苦,导致她刚满50岁就生病去世了……我把写着新号码的硬纸壳锁进了抽屉里。我打算不打扰晓军的生活,让他和儿媳开心地过着属于他们的生活。

    世事难料。

    也许是上天在惩罚我。自从阿香去世后,我接连受伤:下个楼梯踩空摔下去,搬个东西能扭到腰,有一次骑电动车拉东西,硬生生地和对面驶来的一辆电动车撞到了一起……一切都那么诡异。

    我还被检查出身体有问题,不能提重物,不能太劳累,要吃有营养的东西。人到了一定年纪,尾随而来的除了病魔,还有不尽的孤独与哀伤。

    20多年来,我交过女朋友,却没有娶任何女人回家。我只想着如何和远在异乡的儿子拉近距离,要是能够和他一起生活,那就更好了。我决定硬着头皮去做一件事。

    我终于拨打了晓军的新手机号。电话那头,晓军冷淡地问: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那一刻,我差点想放弃,但我还是硬着头皮把话说了下去:“儿子啊,爸爸老了,身体不好了,我想过去和你一起生活,你会不会嫌弃我呀?”晓军沉默很久。我猜,他一定很为难,不知道如何拒绝我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晓军开口了:“爸,我愿意接你过来一起过日子,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,我只有这个要求。”我问是什么事。晓军却不说:“至于是什么事,等你过来就晓得了,我相信无论我要求你做什么事,你都会同意的,对吧?”我的心凉了一截。我根本猜不到晓军会让我去做什么事,不过晓军向来乖巧,肯定不会让我去做违法乱纪的事。为了老有所依,我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两天后,我收到顺丰快递寄来的两个大箱子。晓军的电话尾随而至:“爸,我已经帮你买了车票,你赶紧收拾东西,明天就坐车过来。”我诧异了:“我的行李不多,一个箱子就够了。再讲了,以后我还是要回一下柳州的,没有必要带那么多东西去。”晓军的态度很坚决:“你把能带的东西都带来吧,以后你可能很难回趟柳州了。”晓军的话点到为止,这让我更加好奇了。

    我拖着两个大箱子,前往晓军所在的城市。

    晓军开了一辆小货车来接我。儿媳也来了。大约开了半个小时车,我们到达晓军居住的小区。爬了几层楼,晓军掏出钥匙开门。我刚想把行李箱往屋里放,晓军制止了我。他用另一把钥匙打开了对面房子的门,然后对我说:“爸,我们住那套房,你住这套。”晓军推开房门,示意我进去。

    3

    人生的转折

    那一刻,我是喜悦的。

    晓军才20多岁,他居然能在那个城市买得起两套房,可见我的儿子能挣钱,可见他有多能干。我在心里偷偷高兴。可是,箱子才搬进屋,其中一个房间传出女人的声音。晓军笑着朝房间里面的人喊:“干妈,是我。我接到我爸了。”我的脑子乱了:两套房子,一个干妈,怎么回事?

    直到吃完饭,我心中的疑惑也没解开。难道晚上我要和一个陌生的女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?晓军让儿媳早点做完家务休息。他拍了拍我的肩膀:“爸,我们父子出去喝两杯。”说完,他拉着我下楼。

    晓军连干了两杯啤酒,然后才开口。晓军隔壁的房子是那个女人的,晓军管她叫张姨。张姨和阿香是工友,他们一起工作十几年,感情非常好,阿香忙得没空照顾晓军的时候,都是张姨在帮忙,自然而然,晓军也对张姨有了感情,认她做了干妈。晓军之前说过,只要我答应他一个要求,他就愿意接我过去一起生活,晓军的要求就是我要娶张姨,然后照顾她。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我和张姨才刚见面,晓军怎么让我娶她?也许我们并不合适。再说了,我是一个很差劲的男人,晓军怎么能把张姨的幸福交到我的手上。我百思不得其解,不明白晓军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。

    晓军掏出一个记事本,严肃地看着我:“你可以暂时不娶她,我给你两年时间,两年内你好好地照顾她,两年后要照顾她一辈子。白纸黑字,你写承诺书给我,如果你反悔,我们就断绝父子关系。”

    晓军分明是在逼婚。我不停地问他:我为什么非娶张姨不可,我可以照顾她,但不一定要娶她。晓军非常生气,他大声地朝我吼道:“因为我们家欠张姨太多了,我必须补偿她,给她一个家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。

    说到亏欠,我欠晓军的更加多。20多年来,我没有照顾过他一天,更没有给他的生活和事业提供过任何帮助。晓军欠张姨那么多,他的这笔人情债就该由我来还。于是,我写下了承诺书。

    那是2014年春,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。

    我带着还债的心情开始了新生活。张姨的生活很规律,上班下班,锻炼身体。此外,她的性格很开朗,脸上总是挂着笑容。慢慢地,我被这个阳光的女人融化了。

    张姨是晓军对她的称呼。我只比她大几岁,所以直呼的姓名张玉。一日三餐都是我煮,家里的卫生也是我做。一个人生活了20多年,做家务于我是小菜一碟。没想到,随便打扫完屋子,居然能够得到张玉和晓军的夸奖,我颇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两年时光飞逝,我和张玉互生好感。晓军没有拿出两年前我写的承诺书,我和张玉却主动告诉他,我们想相互陪伴到老。晓军哭了。他抱着张玉说:“干妈你放心,以后我们父子好好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谁能想到,浪子回头的我竟有一段夕阳缘。张玉也没想到,她前半生不敢相信任何男人,晚年却得到一个体贴的丈夫和一个孝顺的儿子。人生处处有惊喜。而我,将用余生珍惜上天给予的这份惊喜。 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
  [1]  
编辑:陈文燕   作者: 韦黎   【打印】
相关文章
评论:
我要评论
友情链接
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广告 | 意见建议 | 版权声明 | 不良信息举报 | 招聘信息
广西新闻网 柳州新桂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  ICP证 桂B-20090039   联系电话:0772-2817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