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> 首页 > 正文
跨越40年的爱恋
http://news.hdjwww.com     2018-10-11    壹今-南国今报

    “我和他少年相识,两小无猜。可我们的恋爱,却整整跨越了40年才最终圆满。年轻时遭父母反对,中年时又被儿女阻碍,直到年迈,时日无多,我们看淡一切,舍弃一切,才守住今生最珍贵的这份情意……”

    倾诉人:香梅(化名) 女 62岁 广西人

    在线记录:佘玉冰

    1

    年少爱恋

    他叫一勋(化名),我们从小住在同一个厂区大院里,但我们真正相识,是在我17岁那年。

    一勋比我大2岁,当时正在做参军前的准备,而我还在读高中。

    有一天傍晚,我在篮球场练习骑单车,一勋和几个大男孩在另一半球场打球。他们的篮球没有砸中我,可我却因为分心,加上地滑,狠狠摔倒了。

    一勋跑过来,看到我膝盖流血,很有些紧张:“你伤成这样,得去医院上药了。”

    他和两个男孩把我送到附近的卫生院。从那天开始,我和他们就变得熟悉起来。我常常去球场看他们打球;用家里的保温饭盒装冰棍带给他们吃;和他们骑车去郊外踏青……

    我性格爽快,像个假小子,他们也都喜欢和我玩。

    两个月后,一勋去部队了。他走的那天,我没能送他,看着空荡荡的篮球场,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令我欣喜的是,没过多久,我就收到了一勋的来信。

    他文笔很好,把部队的生活,如电影片段般,一帧帧放映在我眼前。我倾慕他的文采,从此以后,他的来信,是我青春中最值得期待的事。

    也许是造化弄人,我一次次错过和他见面的机会。他第一次探亲回家,我正赶上知青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;他第二次探亲回家,我母亲又要做手术,需要我贴身照顾。

    我们整整4年未见,全凭书信来往,可我们的感情却日益加深——我收到他在部队拍的照片,他长高了,长壮了,还升职了……

    我也给他寄照片,每次都精心准备,编好辫子,换上新衬衫,去最好的照相馆拍照。我要把最美的一面展现给他。

    我们算是恋爱了,心照不宣的那种。写信的模式,从汇报生活情况,变成了遥寄相思,再变成畅想未来。

    22岁那年,我也进工厂成了一名正式工人。而他,则转业回家了。

    我们终于见面了!

    还是厂区的篮球场,月色如水,星光微闪,我们小心翼翼,肩并肩地走着,四周安静得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。

    他突然递给我一个小盒子,里边装着一块女士手表。那个年代,手表是昂贵的礼物,他得花两三个月的工资,才买得起那么一块。我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这是我亲手为你选的,亲手校准的时间,我想以后分分秒秒,都由我陪你度过……”

    我感动得红了眼眶,他替我戴上手表,然后,我们十指相扣,久久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他分配到政府机构工作,我们的感情也逐渐升温。可就在我准备向家人介绍他时,才发现我们两家居然已经积怨多年!

    他父亲是我爸的领导,长期在工作上“打压”我爸。当初我哥想进厂工作,他父亲也多番阻挠。

    他哥和我哥也是死对头。因为双方父母在他们耳边说过太多怨恨的话,高中同班时两人就经常打架。出社会后,更是摩擦不断。

    可长辈的这些恩怨,我和一勋根本不清楚。我家人从来不让我知道这些,或许一勋有所耳闻,但他觉得这不是大问题。

    他甚至天真地认为,我俩的交往,能化解两家的恩怨,让长辈们握手言和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我们错了。

    2

    悲情分离

    我们刚公布相互交往的消息,两家便引发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我爸蛮横地说:“他想跟你在一起,除非他爸亲自登门,两父子跪在我面前求我!”

    而他父母早就给他物色了一个姑娘,家境背景都跟他家匹配,根本就看不上我。

    他们家越是这种态度,我们家越气。父亲骂我没尊严,人家看不起我,我还非要粘着人家儿子。

    一勋来我家,被我爸赶出去,礼物散落在家门口。左邻右舍都来看笑话,传到他爸妈那里,他自然也被臭骂一顿。

    我们实在没办法,只能转为秘密交往。我开始对我们的未来不抱太大希望,可一勋却乐观地认为,时间能化解一切,只要我们共同努力,一定能说服双方父母。

    可糟糕的事情很快就出现了——我哥和他哥那天都喝了酒,两人半夜在路上碰到,发生了口角,他哥拿刀捅伤了我哥……

    我哥虽然伤得不重,可我家非要他哥做牢,我爸还闹到一勋的单位,直接导致一勋被“下放”到县城里工作。

    至此,我们两家的恩怨变成了“血海深仇”,再无化解的可能。我也累了,在家庭的逼迫下,向他提出了分手。

    他也很无奈,恳求我不要放弃。可那时我们分隔两地,父母步步紧逼,最终,他也只能认命,我们的恋情,就这么惨淡收场了。

    第二年,我麻木地嫁给了同厂的一个男人。他一直在追求我,常来我家帮忙,跟我爸我哥喝酒也喝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反正不是一勋,嫁给谁都一样。抱着这样的心理,我匆匆结婚。婚后一个月,一勋找到了我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篮球场,还是月光如水,他泪光闪烁。我把那块手表还给他,他摇摇头,没有接。

    “虽不能陪你度过分分秒秒,我仍然希望你时时刻刻都幸福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可没有他,我怎么幸福得起来?

    又过了两年,我生了儿子,生活似乎一眼看到了头,再无改变的可能。一勋也结婚了,如他父母所愿,娶了他们安排的姑娘。我和他,或许今生再无交集。

    时光荏苒,转眼到了1990年初。我的婚姻生活,开始变得一塌糊涂。丈夫嗜酒如命,一旦工作不顺心,就喝得酩酊大醉,然后对我动粗。那个家,就像炼狱一般。

    一天,我顶着淤青的半边脸去医院时,正巧碰到带孩子去看病的一勋。

    几年未见,我从没想过,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形下重逢。我想躲开他,可他却一眼就看到了我。

    我握紧拳头,表情很痛苦,他说:“你怎么会嫁给这么一个人?我好恨!恨不得跟他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我只是一个劲地哭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他妻子抱着孩子过来了,我怕引起误会,赶紧走开。

    不久,他把电话打到我单位里来,我们就这么联系上了。每个月,我们都聚一次,像老朋友一样,谈天说地。在他的开导下,我变得开朗了许多。

    我们并没有太多想法,只是把对方当作最好的朋友,比亲人更亲的人。

    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期,我跟丈夫都下了岗,生活变得十分拮据。是他每个月都支助我们,我们才勉强撑过那段日子。

    可丈夫知道这事后,认为我跟他不清不白,非常气愤,对我的态度更恶劣了。有时即便是不喝酒,也对我动粗。

    我带着儿子逃离了那个家。儿子却认为是我出轨背叛了他父亲,对一勋也心怀怨恨。

    3

    终得圆满

    2001年,儿子考上大学,我也终于跟丈夫离了婚,重拾自由。

    一勋给我发来一条短信:恭喜你!从今往后的每一天,你都要为自己而活!

    4年后,我49岁。儿子大学毕业回到我身边,顺利参加了工作。

    一勋妻子因故去世,他女儿又正值叛逆期,他每天都郁郁寡欢。

    我和他走得越来越近,像当年他帮助我一样,时常见面劝慰他,替他出主意管教女儿,希望他能尽快走出阴影。

    有认识我俩的朋友劝我们:“现在你们都没有阻碍了,半辈子也过去了,干脆就在一起得了!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们不是没动过心。可我儿子反应很激烈,他说:“你跟谁再婚都行,就是不能跟他!”

    儿子依旧以为,我婚姻破碎,是一勋导致的。

    一勋的女儿也讨厌我,她母亲去世还不到1年,她不允许任何女人取代母亲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久后,一勋的女儿离家出走,失踪了。一勋为了寻找女儿,从单位内退,天南海北八方奔走。我明白他做父亲的苦心,我只能祝愿他和女儿平安顺利。

    那几年,我们依旧通过手机联系,可到了2012年,他突然断了音讯。我担心过他,可我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时间来到2016年,他带着女儿和外孙回来了。

    厂区大院的篮球场已经荒废,变成了停车场。我坐着儿子媳妇的车回家看父母,一下车,就碰到他带着外孙在球场边溜达。

    我们遥遥相望,泪眼婆娑。

    后来,他告诉我,寻找女儿的这些年,他吃了不少苦。女儿被人骗了,在一个偏僻的小县城结婚生子。他找到女儿,想把她带走,却被男方家亲戚痛打了一顿,手机也被摔烂了……

    等他彻底解决了这件事,女儿又需要看心理医生了,他不想我为他担忧,想静静地陪伴女儿和外孙,所以断绝了与我的联系。

    “从此往后,你的一切我都可以为你分担!我们耽误了那么久,难道真的要遗憾一辈子?”我哭着对他说。

    而他只是沉默。

    我回家后对儿子说,我要跟一勋在一起。我想去他家,帮他照顾女儿和外孙。

    儿子很生气:“你自己的媳妇和孙子呢?你为了那个男人,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!”

    “我为你付出了半辈子,我也要追求我自己想要的东西。我把一切都留给你,什么都不要!”我坚决地说。

    一勋知道我这么做,很是内疚。不过他女儿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,对我再无恶意,她也希望有个人陪伴父亲度过余生。

    2017年,一勋做了一场大手术,切除了一个肿瘤。医生说,保养得好,他还能有十年生存期。

    我伤心,却坦然接受了这个现实。而他,终于再次握紧我的手:“我们领证吧!我不想这辈子再留遗憾!”

    40年了,这份珍贵的感情来之不易。无论余生还有多长,我们都不会再放开彼此的手。


  [1]  
编辑:陈文燕   作者:在线记录:佘玉冰   【打印】
相关文章
友情链接
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广告 | 意见建议 | 版权声明 | 不良信息举报 | 招聘信息
广西新闻网 柳州新桂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 桂公网安备 45020502000045  ICP证 桂ICP备10200709号-1  联系电话:0772-2817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