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> 首页 > 正文
消失多年后“前妻”乞求回归
http://news.hdjwww.com     2018-06-14    壹今-南国今报

    每个人心中都藏着无处宣泄的秘密,一定会有个角落,收留你那些脆弱的伤悲、孤独的欢喜。

    QQ邮箱:669606543@qq.com

    倾诉人:蒋丙(化名) 男 40岁 广西人

    在线记录:今报记者佘玉冰

    “我没想到,当初极力寻找的女人,会在十多年后回到我身边,会温顺地哀求我让她留下来……可明明是她弃我们父子而去!如今,我有了新的家庭,又怎能让她留下?”

    1

    结伴“逃离”

    26岁那年,我在广州打工时,认识了可欣(化名)。她比我小几岁,长得娇小可爱,笑起来嘴角边有浅浅的酒窝。不知为什么,我一看到她,就觉得莫名开心,她让我枯燥的打工生涯,多了一丝色彩。

    可欣家在一个偏远贫困的地方,她16岁那年,父母就逼着她嫁人了。家里几个姐姐都是在她这个年纪被嫁出去的。她不甘心过姐姐那样的生活,偷偷逃出来了,从此跟那个家再无瓜葛。

    可欣打工的工厂就在我们旁边,每逢休息日,我们都约着一起出来找吃的,聊聊天,我渐渐爱上了她。

    可我也听过她不少传言,说她和工厂里的几个男人都暧昧不清,拿人家的礼物和钱,是个轻浮的女孩。

    我不愿相信她是这样的人,但有一天,我偶然看到她和一个男人很亲密地坐上出租车……

    事后,我佯装不经意问起她这件事。没想到她居然承认了!

    她说:“我缺钱,不想一辈子打工,我想离开这里……他们给我钱,是他们自愿的!”

    我有点难过:“可你从没问我要过钱……”

    她笑了:“傻瓜,我也分人的好不好,一来你没什么钱,二来你对我很真心,不像他们,目的性太重……不过你放心,我会保护自己,他们也别想占我便宜!”

    或许,她的家庭环境对她影响太大了,她对钱真的很在乎。

    不久后的一天夜晚,可欣突然来找我,问我能不能跟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马上坐车去市区,你如果愿意和我一起走,明天我们火车站见!”

    我很惊讶,不知道她为什么走得那么急。那一夜,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觉。第二天一早,我就听说,可欣偷了她们工厂那个男主管一大笔钱,大家都在找她……

    心急如焚的我,顾不了那么多,连辞职都来不及,就离开工厂和可欣会合了。

    在火车上,可欣终于对我说出真相——那个男主管一直对她有意思,平时也给她一些小恩小惠的。

    她偶尔给他点“甜头”,但很注意不让他占自己大便宜。

    “可他居然还是找到机会,强迫我和他发生了关系!”可欣眼里全是恨,我以为她会哭,但她没有。

    她说,她知道哭没有用,报警也没用,既然事已至此,她还不如要一笔“补偿费”!于是她把主管的钱全都偷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了实话,你会不会嫌弃我?”可欣问。

    我心里确实有点不舒服,可我依旧爱她,于是结结巴巴地回答:“不会,我会好好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她笑了,望着窗外飞驰而去的风景,她说:“下一站我们转乘另一趟火车,去你家乡。”

    我就这么带着可欣回来了。一切都风平浪静,也没人找我们,也没人追究她偷的那笔钱。她说,估计男主管也心虚,可能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后来,我在汽车配件厂找到一份工作,她去了KTV当服务生。半年后,她怀上了我的孩子,我让她辞职了。

    我本想和她领证结婚,可她当时没补办身份证,没有户口本,她也不是很在意结婚这件事,告诉我生完孩子后再说。我就没有再催促她。

    2

    不辞而别

    可欣和我在一起生活了差不多三年。我始终分不清她到底爱不爱我。因为她对我并不是很热情,我感觉,更多时候,她只把我当成朋友或搭档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她也不太爱自己的儿子,只是尽量做到一个母亲该做的事。

    可我很爱她啊,我希望能得到她更多的回应,希望她更爱我和儿子。

    我曾问过她,为什么当初“逃走”要叫上我,为什么又要跟我来到我的家乡。

    她说:“一个女人独自‘逃亡’,总归有点害怕,有男人在身边可以帮很多忙……你不嫌弃我,真心对我好,我很感动。我没别的地方去了,只能先在你这儿安定下来,想想以后的路要怎么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想清楚以后的路了吗?”我问。

    她没有直接回答我,而是说:“我们不能一直这么穷下去,没有钱,在这个社会寸步难行。”

    那时候,我才恍然大悟,她最爱的,始终是钱。

    不久后,儿子满周岁了,她坚持要出去上班。我只好把儿子送回农村我父母那儿。

    可我万万没想到,她上班还没到三个月,有一天早晨,她出门后就再也没回来。一点预兆、一点讯息都没留下。

    我去她上班的美容院打听过,她的同事都说,她平时有点孤僻,不太爱和别人打交道,大家都不知道她想什么。

    她那天早晨根本没去上班,没人看到她。

    “不过,她跟我们这里一个男客人关系挺好的,那男的每次来都找她……”可欣的一名同事告诉我。

    我也查过那个男客人,但他留的是假名,我没找到他的任何有效信息……

    我也报过案,也张贴过寻人启事,可一个月、半年、一年过去,却始终没有可欣的消息。

    我开始相信,她抛弃我们了。她跟着那个男客人跑了,因为那男人有钱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是果断、心狠的女人,就像当初她离开工厂,说走就走,没有一丝犹豫。这就是她的作风。

    生活逼着我拼命地工作赚钱养孩子,我不可能永远沉浸在她离开的悲伤中。

    几年后,我工作稳定,还贷款买了一套二手房,把在老家上小学的儿子接过来读书,也趁机修复我和儿子的感情。

    2014年,我们部门的一个领导看我单身那么久,就打算帮我介绍一个女人。他说男人带个孩子,不容易,一个家没有女人,是不完整的。

    确实,我也想彻底忘掉可欣,她抛弃了我和孩子,我为什么还要等她?

    我去见了那个女人。她叫阿莲(化名),离过一次婚,是个很朴实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长得不漂亮,性格很温和,可我的条件也不出众。也许我们才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阿莲的出现,让我们父子有热饭菜吃,有干净整洁的家居环境,生活仿佛照进了一缕阳光。

    她其实是个很善良的女人,对我和儿子都好,儿子也不排斥她,有什么心事,还会跟她分享。我也对她产生了感情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结婚了,组成了一个新家庭。

    3

    突然“回归”

    我从没想过,可欣还会出现在我眼前。

    2018年初,我跟阿莲结婚的第三年,消失的可欣居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有一天晚上,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一个女人说:“我是可欣,我想见见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懵了,还以为自己在做梦。心里涌上一种莫名的感情,分不清是气愤、惊喜还是疑惑……我决定去见她。

    她比我想象中的要好,无论穿着打扮还是言谈举止,都比从前上了一个台阶。岁月在她身上,只留下很轻微的痕迹。

    她一看到我,就红着眼眶,不停地说“对不起”。

    我没有责备她,我心中满满的疑问,需要她解答。

    她说,当年她确实是跟那个男客人走了,不过不是“私奔”,他们没有奸情。

    有一次,男客人说他能介绍一些女人去国外打工,不需要会英语,是去给国外华侨做家政的,月薪可观。

    她心动了,她不想一直待在这里,她想赌一把,换一种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男客人没有骗她,真的推荐她出国打工了。可真正去了国外,才发现日子同样不好过,工钱折合成人民币虽然多,但在那边,她还是彻头彻尾的“穷人”。

    后来她认识了一个华裔修理工,她想留在国外,他也答应要娶她,跟她结婚……

    但事情没她想的那么简单,好几年她都没得到绿卡。就在这时,她生了一场病,让她看清了那个男人。他居然没送她去医院,只因为医疗费太贵。

    当她拖着病痛回到国内医治时,医生告诉她,她是癌症早期,切除病灶后,她不仅不能生育,日后还可能会复发。

    历经死亡,她回想起自己这一生都做了什么,有什么意义,她才“醒悟”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,临死都没人来看我……我想我儿子,想过安稳的生活……”她哭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的故事,但一向坚强的可欣,是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。

    我叹息一声,告诉她,我已经结婚了,我们一家三口过得很好,不想被别人打扰。我不可能留下她。

    她睁大眼睛:“她不是儿子的亲妈,你能保证她会对儿子好吗?我不逼你离婚,但我想要儿子,他是我的唯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当初说走就走,你考虑过儿子吗?你这个亲妈,对儿子有多好?现在你想要他,又回来找他,他会接受你吗?”

    可欣根本听不进我的话。我不让她见儿子,她就自己想办法。她找到了儿子的学校,她的出现让儿子猝不及防,儿子情绪也很崩溃。

    她又找到阿莲,好话丑话都说尽了。

    我真没想到,可欣会变成这个样子,一点也不像当初的她。

    我和阿莲以及儿子,都拒绝她留下。我给她的方案是——她可以留在这座城市,可以定期来看儿子,但不能破坏我们的家庭。但我没想到,她居然拿出一本存折:“这里面是我存的钱,很可观,如果你愿意让儿子跟我,这些钱都归你!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直到这一刻,她还以为钱能改变一切……我当然拒绝了她。

    如今,可欣还是时不时骚扰我的家庭,她的“回归”,对我来说是场大麻烦。我希望自己能慢慢说服她,让她跟我们和平共处。


  [1]  
编辑:陈文燕   作者:在线记录:今报记者佘玉冰   【打印】
相关文章
友情链接
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广告 | 意见建议 | 版权声明 | 不良信息举报 | 招聘信息
广西新闻网 柳州新桂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 桂公网安备 45020502000045  ICP证 桂ICP备10200709号-1  联系电话:0772-2817296